郁初北看着腿上两只小东西,嘴角的笑容舒缓平和,忍不住伸出手捏捏两个小东西的脸:“不走,住一段时间。”又长高为了,能看得到的成长呢。

  “太好了,妈妈我们把小鱼喂的可好了。”

  顾彻也急忙邀功:“阳台上的花我们照顾的也很好。”

  “是吗?”

  郁初北被两个小东西拉着‘欣赏’他们这段时间的‘杰作’。

  吴姨、包兰蕙跟在一旁,不时向顾夫人讲着两位小少爷这段时间的趣事。

  郁初北再次回到两人的卧室,卧室里虽然定期有人打扫,但还保持着她离开时的样子,连顾君之没有合上的书也像他离开时一样,翻开在那一页扣在床头柜上。

  郁初北走到窗前,手掌放在落地窗上,笑着看向不远处的天,声音很轻:“君之,回来看你了,虽然有点晚。”估计……知道现在才想起他,要不高兴了。

  虽然以前不觉得想他。

  不过,如今回到属于他的地方,竟然真的有种顾君之在和迤嬴在脑海里拉锯战的错觉,就比一个在这时候她脑海里最想的人是谁……

  ……

  今天的晚饭十分丰盛。

  顾临阵在饭桌上就没有闭嘴,他会说的字明显增多,还有些碎嘴,一个问题喜欢反复的学舌,也不管说的清楚不清楚。

  郁初北刚接触他的新词,很多时候需要包兰蕙在中间做个翻译。

  但三个孩子确实很快填补了顾君之现在不需要她的空档期。

  她也不是客气,她上午去看过顾君之,顾君之没有见他,或者说看见了也没有理人,而且,她也确实没有立场打扰他的生活。

  直觉肯定,郁初北觉得如果她去的多了,这位顾先生会反感他。

  “妈妈,吃完饭,我们去夜跑。”

  “好。”

  ……

  城南街的老宅依旧十分安静,廊下的灯笼即便通着现代化的赵铭设备,也散发着橘黄色的光。

  维护这片老宅运转的人,在这座宅重新住进主人开始,仿佛学会了隐身,悄无声息。

  晚风轻抚的吹过这片宅院,仿佛宵禁后的街道,安静的除了更声什么都没有。

  小山上的凉亭里,顾君之闭着眼躺在躺椅上,仿佛月色才是这里的灯光,独独照耀在他身上。

  顾君之在养神,上次之后伴生体就一直不太稳定,几次他走到尽头,河流都有翻滚冲击之势。

  他需要绝对的安静来看管这次的变化。

  至于外面的女人,与他关系不大。

  青绿色的草原上,白衣少年凭着心里不安的本能,再次沿着这条河流向前走。

  黑衣少年不一会也跟了上来。

  白衣少年看了他一眼。

  后者慢慢的跟着。

  周围明亮如昼,除了奔腾的血河和血河中仿佛锯齿摩过玻璃的私语声,没有任何多余的声响。

  黑衣少年走过这片越来越不太平的河流,看着颜色越来越深的河水,和几乎化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万年只争朝夕只为原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鹦鹉晒月并收藏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