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也没解释,而是道:“如果不想你妈咪担心的话,就乖乖听爹地的安排。”

  一提到江瑟瑟,小宝眼眶再一次红了,他点了点头,“好。但是不可以把这件事告诉妈咪。”

  靳封臣答应了,“没问题。”

  ……

  回到家,小宝看到江瑟瑟的时候,乖巧的唤道:“妈咪。”

  “乖。”江瑟瑟见他和平常没什么不一样,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看向靳封臣,问:“你怎么没告诉我你要去接小宝?我可以和你一起去。”

  靳封臣看了眼小宝,小宝紧张的捏紧手心,他淡淡的回道:“临时起意,来不及和你说。”

  “没什么事吧?”江瑟瑟问。

  “没事。”

  “妈咪,我上楼换衣服了。”

  说完,不等江瑟瑟反应过来,小宝背着书包“咚咚”的跑上楼。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江瑟瑟细眉蹙起,不放心问道:“真的没事吗?”

  靳封臣搂住她的肩,微微一笑,“嗯,没事。”

  晚上,等小宝入睡了,江瑟瑟悄悄的开门进了他的房间。

  本来是想看看他身上的伤擦了药有没有好些,谁知一掀开衣服,竟然多了些新伤。

  怎么会这样?

  江瑟瑟看着小宝熟睡的小脸,内心久久难以平静。

  擦好药后,她回到房间。

  靳封臣靠坐在床头看着搁在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听到动静,他抬起头,“又去擦药了?”

  江瑟瑟看了他一眼,慢慢走到床沿坐下。

  “怎么了吗?”见她沉默不言,靳封臣合上笔记本,关心的问道。

  江瑟瑟转头,眼睫一抬,眼里满是担忧,“小宝身上多了些新伤,应该是今天受的伤。”

  “你不是说没事吗?”江瑟瑟狐疑的皱起眉,“你是骗我的?”

  靳封臣眸光微闪,“我没骗你。”

  “那为什么小宝身上又有伤?”江瑟瑟声音高了起来。

  她深吸口气,“他那么小,就受那么多伤,我这个当妈咪的心疼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眼泪夺眶而出。

  “别哭。”靳封臣温柔的用指腹拭去她脸颊上的泪,轻轻叹了口气,说:“那个小提琴老师不是好人。”

  江瑟瑟眉头皱得更紧,“这和老师有什么关系?”

  “每次小宝哪里错了,他都会体罚小宝,这也是为什么小宝身上那么多伤。”

  靳封臣说得轻描淡写,并没有把小宝和那个老师之间的事告诉她。

  “怎么会这样?”江瑟瑟有点不敢相信。

  她见过那个老师,看上去挺温文儒雅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动手体罚小宝?

  “他动手了几次,并威胁小宝不许告诉我们。”

  “原来是这样。”

  江瑟瑟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她问小宝,小宝都不肯说,原来是被人威胁了。

  “太过分了!”江瑟瑟气愤不已,“小宝只是个孩子,他怎么能这么做?”

  想到小宝身上那些伤,江瑟瑟又生气又心疼,她真的无法想象小宝是怎么度过两个小时的小提琴课。

  “那个老师呢?”江瑟瑟问。

  她不能放过那个老师,必须替小宝讨回公道。

章节目录

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免费阅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万年只争朝夕只为原作者江瑟瑟靳封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瑟瑟靳封臣并收藏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免费阅读最新章节